疫情下的Alphabet从08年经济衰退中吸取教训业务更加多元化

据外媒报道,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Alphabet旗下子公司谷歌主导着在线广告市场,这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市场研究机构eMarketer调查显示,Alphabet的核心业务约占全球1100亿美元数字广告市场的30%,预计2021年及以后将继续保持这一领先地位。

其中,视频共享平台YouTube是Alphabet保持优势和主导地位的重要筹码。eMarketer的数据显示,预计YouTube在2020年将获得93.3亿美元收入,2021年将达到114亿美元。今年2月,Alphabet披露,2019年它通过YouTube带来了151亿美元的广告收入,通过谷歌云(Google Cloud)带来了89亿美元的广告收入。

对于业绩,Alphabet高管通常会三缄其口,也没有就新型冠状病毒的经济影响发表任何值得注意的评论,无论是向SEC提交的文件、新闻稿还是博客文章中。他们分享的主要是其网络流量激增,促使其提高容量以应对对其网络和数据中心的需求。今年4月3日,谷歌云客户体验副总裁约翰·杰斯特(John Jester)在电话采访中称:“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如何满足激增的需求。”

股票走势:在2020年的前三个月,Alphabet的A类股下跌了13%。谷歌股票在2月18日达到1519.44美元的峰值,4月6日收于1183.19美元。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花旗分析师杰森·巴齐内(Jason Bazinet)同样维持Alphabet股票的“买入”评级,同时将Alphabet的目标股价从4月1日的1700美元下调至1400美元。

二是做好病例救治,全力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坚持“两升”“两降”目标不动摇,落实“确诊要快”“分流要快”“转运要快”,切实做到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坚持“四集中”,将重症病例集中到各地综合力量最强的医院,集中优势力量抓好救治工作,全力以赴救治感染患者。湖北省内疫情局部暴发的地区也要立即采取和武汉市同等措施。北京市要充分发挥医疗资源和技术力量聚集的优势,积极做好病例救治工作,探索总结行之有效的诊疗方案,为全国提高患者特别是重症患者的救治水平作出贡献。其他发热病人和确诊病例较多的地方,要抓紧增加定点医院、治疗床位和隔离点,全面增强收治能力,让“病人住得下”,让“医护人员上得去”。

MKM Partners分析师罗希特·库尔卡尼(Rohit Kulkarni)称:“我们预计谷歌广告收入将从2019年的‘高双位数’(18%至20%)减速至2020年第一季度增长4%,第二季度降低1%,以及第四季度增长4%。我们上调了对谷歌云的收入预期,因为我们预计,在销售队伍扩张和更健康的终端市场推动下,云计算业务将继续加速。”库尔卡尼维持了他的“买入”评级,同时将Alphabet的目标股价从4月3日的1600美元下调至1400美元。

据MKM Partners称,自上次经济衰退以来,谷歌还在采取行动,在搜索广告之外实现业务多元化,YouTube和谷歌云占增量增长的40%以上。Alphabet将于4月22日公布第一季度财报。

自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如果说有哪家公司一开始就受到广告支出削减的打击最大,那就是谷歌。其高达40%的收入来自受疫情重创的行业类别,包括面对面实体零售、餐饮、旅游、汽车以及小企业。但由于其占据着市场领先地位,谷歌也有可能率先反弹。

谷歌以前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当时它还没有重组为Alphabet。在2008年次贷危机引发的经济衰退期间,谷歌销售额连续五个季度保持个位数增长。市场研究机构MKM Partners的分析显示,谷歌在2009年和2010年的收入预期至少下降了15%,利润受到的影响略大一些。话又说回来,谷歌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完全主导了在线广告领域,远远领先于Facebook、Snap和Twitter这些后来的竞争对手。

一是精准施策,分区分级落实疫情防控措施。湖北省特别是武汉市依然是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要着力解决床位和医务人员力量不足问题,增加重症床位供给,畅通收治转诊通道,严格落实“四类人员”分类集中管理各项措施,确保全面清零。落实19个省份对口支援湖北省武汉市以外地市的包干责任,细化措施,提高对口支援的成效。做好北京防控工作责任重大,要广泛动员各方面力量参与协同防控,引导外地人员逐步有序返京,要严格查控、落地查人,返京人员防控筛查全覆盖。要强化社区防控网格化管理,坚决切断输入型传染源,全力遏制疫情扩散,确保首都安全。人口流入大省大市,要加强对返程人员健康监测,做好交通工具通风消毒等工作,强化输出地、途中和流入地防扩散三个责任,降低疫情传播扩散风险。全国其他地区都要以县域为单位,要加强形势研判,综合评估当地疫情风险等级,提出科学合理的建议,分级分类采取相应防控措施,避免“简单化”“一刀切”,尽可能减少疫情防控对群众正常生产生活的影响。

巴齐内表示:“我们预计谷歌在短期内会有更大的劣势,但随着疫情影响的减少,谷歌的复苏也会更快。我们相信,与Facebook相比,Alphabet在抵御广告下滑方面将更具弹性,因为它对(小企业)广告客户群的敞口较小。由于这些营收变化,我们现在对其2020年每股收益的估计为40.56美元(而之前的估计为53.47美元),我们对2021年每股收益预期为54.30美元(而之前的估计为66美元)。”

三是自觉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不断提升卫生健康治理能力,统筹疫情防控与经济社会秩序恢复,加快推进健康扶贫、深化医改、健全公共卫生体系等卫生健康领域重点工作,维护好正常医疗卫生服务秩序,确保全面小康社会建成之年各项卫生健康改革发展目标如期实现。

谷歌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4月7日与企业高管、投资者和媒体举行的会议上表示:“当时,我被告知,当你到达那个水平时,复苏会比你想象的要快,最强大的公司比实力较弱的公司恢复得更快。”分析师似乎对此表示同意,为谷歌描绘了一幅短期痛苦但很快复苏的图景。

在京委党组成员出席会议,委机关各司局主要负责同志列席会议。

利润:截至2019年底,FactSet分析师平均预期每股收益为12.31美元。但截至4月6日,每股收益降为11.24美元。分析师预计,全年每股收益为48.9美元。

在线广告占全球广告的一半,谷歌拥有大约40%的在线广告市场份额。MKM Partners声称,从数学角度来看,谷歌在短期内不可避免地处于劣势,但由于其影响力,谷歌将迅速复苏。

在3月31日的一篇博客文章中,谷歌云首席执行官托马斯·库里安(Thomas Kurian)表示,其高端视频会议应用Meet的流量每天增长60%,每天超过20亿分钟,是通常每天流量的25倍。直到上两个季度,谷歌显然一直对按产品部门分列的收入数据保持沉默。在第四财季,该公司表示,YouTube的年广告收入为150亿美元,谷歌云的收入为100亿美元。

营收:截至2019年底,分析师对2020年第一季度的平均营收预期为431.7亿美元,但截至4月6日已降至420.8亿美元。据FactSet汇总的数据,同期谷歌网站的预期从303.2亿美元降至297.3亿美元。谷歌网站是Alphabet的大部分营收来源,分析师预计其全年营收为1819亿美元。

MKM Partners分析师罗希特·库尔卡尼(Rohit Kulkarni)在4月3日的一份报告中表示:“我们预计谷歌第二季度营收降同比下降,随后(下半年)营收继续加速。不过,我们预计谷歌要到2021年第一季度才有可能恢复两位数的营收增长。”

施密特表示:“说得委婉一点儿,就是利用这次危机的机会来重新配置资源,确保你现在所做的决定在危机解除时能让你更强大,这可能需要一年或者更短的时间。”例如,2008年,谷歌重新为员工定价股票期权,以稳定员工队伍,留住人才。施密特说:“这在当时是正确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