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一线列车上的消毒“女战士”

(抗击新冠肺炎)抗“疫”一线:列车上的消毒 “女战士”

中新网南昌3月9日电 题:抗“疫”一线:列车上的消毒 “女战士”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南昌疾控所消杀科便冲到了防疫一线。为保障旅客健康出行,所内抽调精兵强将,成立了专门针对列车消毒的特别小组。今年48岁的陈雯,在消杀科已经工作了14年,是小组内唯一一名女职工。

“防控工作深入人心,全国人民众志成城,就一定能打赢这场攻坚战。”陈雯很有信心。(完)

“陈姐,今天又来消毒啊,能帮我们办公室也喷一下吗?”“我们今天任务比较紧张,列车作业完成后再来帮您办公室消毒。”南铁南昌疾控所消杀科的职工陈雯最近成了“香饽饽”。

安徽省庐江县农业部门派出党员服务队,指导农户加强田间管理。

陈雯在动车车厢一手拎着药水瓶,一手握住喷头,对行李架进行消毒。张学东 摄

“疫情面前,不分男女。”陈雯踊跃报名,并和其他8名男同事一起,加入了列车消毒组。在消杀科科长杨波的带领下,他们肩负起南昌局管内所有旅客列车的预防性消毒和终末消毒任务。“既是对旅客的健康负责,也是想着防止疫情通过铁路传播。”

意大利红十字会主席罗卡热烈欢迎中国医疗专家组来意并带来急需的医疗物资。他表示,意方高度赞扬中方抗击疫情取得了积极成效,由衷感谢中方在意困难时刻伸出友谊之手并提供支持和帮助,意方愿同中方加强交流合作,借鉴中方抗疫经验,早日扭转疫情势头。当晚,意外长迪马约通过社交媒体进行视频直播,感谢中方派出医疗专家组来意并捐赠紧急医疗器械和物资。

“在生病的时候同事们会来医院探望我,还会主动分摊我的岗位工作。自己已经休息了这么久,在这种特殊的时候,就应该义不容辞地冲上去。”陈雯在疫情期间毅然坚守着工作岗位,担起了自己的职责。

李军华大使热烈欢迎专家组并表示,在意境内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之时,专家组克服困难、来意相助,是最美的“逆行者”。疫情没有国界,中意两国将同舟共济、守望相助。中国政府此时决定派出专家团队,目的就是同意方深入交流经验,共同抗击疫情。这个决定和行动体现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彰显了中国的大国担当,也展现了中意在面对困难时守望相助、共克时艰。希望专家组在意期间活动顺利、平安。

“现在好了,随着防疫政策和制度的完善,人们对疫情认识的提高。”陈雯说,“起初很多人都躲避我们这样全副武装的消杀人员。但现在不一样了,他们都希望我经常去他们的办公室、楼道、列车上进行预防性的消杀。”

陈雯在动车厕所对扶手等旅客经常触摸的地方进行深度消杀。张学东 摄

陈雯平常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南昌客技站D736、D738、K288等旅客列车的预防性消毒和日常杀虫工作。而消毒组成员则需要24小时待命,随时接受调配对有发热病人的列车进行终末消杀。他们就是旅客与病毒之间的一道安全“屏障”。

爱岗敬业不服输,是同事们对陈雯的评价。2019年12月,陈雯因重症胰腺炎急性发作,经历了一场生死劫。本想利用春节长假加上公休假,好好调养一下自己的身体的她,在听到南铁疾控所进行疫情防控紧急动员的通知后,主动放弃休假,在自己大病初愈的情况下不顾家人劝阻坚持到岗。

两个多小时的消杀作业完成后,陈雯摘下了自己的防护服帽子。在进行手部清洁后,她微微用手拨动了湿漉漉的头发,脸上的汗水浸透了护目镜和口罩的挂绳。

在南昌客技站内列车距离地面落差很高。陈雯因为个子娇小,在全身穿戴整齐的时候上下列车摔倒、在车厢内打滑是常有的事情。如果遇到天气恶劣,行动起来会更不方便。

鞋套、手套、一次性防护服、口罩、护目镜……普通人穿上可能要十多分钟,对消毒组的人来说只要两分钟。“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作为科室唯一的一名女性,我不能给大家拖后腿。”陈雯眼到手到,一手拎着重达十多斤的特制消毒药水瓶,一手握住喷枪对准列车的犄角旮旯。

为了保障春耕物资及时运输到位,重庆铜罐驿车站开辟运输专用通道,确保春耕化肥尽快运到田间地头。

陈雯在动车车厢对玻璃车门进行消杀工作。张学东 摄

中国专家表示,将抓紧时间了解在意疫情,并与意方同行们全面分享中方的经验和做法,同意方共渡难关,为双方医疗卫生领域合作谱写新曲。

在享有“中国虾稻米之乡”美誉的湖南南县,当地通过“村村响”广播会指导村民做好虾稻田的春耕备耕工作。

广西宾阳县是广西的甘蔗种植大县之一,眼下村民正抓紧农时,忙着在田间翻犁、砍蔗。

在安徽省凤台县大兴镇香山村,疫情防控监测宣传点搬到了田间地头。

座椅、行李架、卧铺、厕所……不一会儿略带刺鼻气味的消毒液味道遍布整个车厢。她每过一节车厢都要放下药水瓶,弯下腰手压着压力杆向瓶子里面“打气”。“平常预防性消杀每列车需要十分钟左右,疫情期间为了加强药水的覆盖力度我们就要作业大概半个小时。”陈雯抓着扶手爬下列车。

回想起2003年“非典”的时候,陈雯很感慨。“对这种未知的传播性疾病,大家还是比较惧怕的。当时我还在所内的药械科,第一次穿上了全身式的防护服。”当大街上空荡荡的时候,陈雯与许多防疫工作者一同响应号召,义无反顾地投入到“非典”的防控战斗中。“那时候也是我第一次有了‘战疫’的意识。”

当地出动无人机和大型植保机械,对麦田进行统防统治,既节省了人工,又减少人员的聚集和流动。

作者 王朝晖 郭钰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