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着病毒走的武汉90后疾控人

这是一支肩负重要使命的队伍:直面新冠肺炎患者,详细了解患者病情以及与其密切接触的人员信息,开展新冠肺炎疫情流行病学调查,试图了解病毒在人群中流动的脉络。

他们中有几个年轻的90后,去年11月才入职就参与了这场与新冠肺炎的“较量”。从第一次进入隔离病房时倍感窒息与压力,到现在的心态坦然与操作熟练,武汉市疾控中心新入职的多名90后工作人员,开始从青涩的学生蜕变成专业的疾控人。

在境外旅游方面,日本成为两地消费者休闲旅游首选,在过去及未来十二个月的旅游目的地排行榜中,均名列首位。日本首次取代香港成为过去十二个月中国内地奢侈品消费者首选旅游目的地。两地消费者最喜欢在日本购买美容化妆品、服装和配饰,内地消费者在香港更多购买珠宝、腕表和包袋。在规划旅行整体预算时,中国内地消费者会留出28%的预算用于购物,香港消费者略低,购物预算为23%。

酒类:轩尼诗、路易十三、芝华士、马爹利和人头马在香港地区知名度位居前五,中国内地则是人头马、茅台、五粮液、路易十三、轩尼诗。过去一年,红葡萄酒和威士忌是两地消费者购买最多的酒类。同时高端中国白酒依然受中国内地消费者所青睐。

自称抗压能力强的赵思琪不怕工作上的挑战,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家人的“关心”。进入隔离病房的事情,她一直瞒着父母。但是弟弟却误会她工作清闲,也不用自己做饭,“我好几次都要气哭了”。赵思琪没忍住告诉了弟弟自己工作的实情,没想到,第二天就收到弟弟的一封信。弟弟在信中说,为有这样勇敢的姐姐而骄傲,“此刻我有点羡慕你,但又十分担心你”。

有的患者因为病情较重,声音虚弱,赵思琪必须凑近询问才能听清,这样也加大了感染风险。但她依然详细询问,尽量记录下来每一个信息,回到疾控中心后再花费几个小时,整理出详细的调查报告。不过,这才仅仅完成了流调工作的第一个环节。

在武汉市疾控中心,大家都说胡雪姣“是走得最晚的女孩”。因为每天需要流调的人数不同,结束的时间也早晚不一。流调员返回单位初步整理完调查报告时,往往已经晚上8点了,而这时,才是胡雪姣开始工作的时候。和生命抢时间的流调工作,必须当天完成,所以,她工作到凌晨是常有的事。

受到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国际贸易摩擦不断以及地区性事件等多重外界因素影响,2020年两地消费者对奢侈品购买的消费信心有所减弱。对于未来12个月的购买计划,44%的中国内地消费者和32%的香港消费者表示会增加奢侈品花费,与2019年的报告数字基本持平,但分别有10%的中国内地消费者和20%的香港消费者计划未来12个月将减少支出,相较去年的6%和12%,未来计划减少支出的消费者明显增加。与去年相比,除去内地消费者在美容化妆方面,其他各品类未来12个月计划减少花费的比例均有所上升。腕表、包袋、电子产品和汽车等品类消费者计划减少花费的比例相对更高。鉴于2020年初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国的零售与消费者信心遭遇更加严重的冲击,也令2020年奢侈品市场充满更多挑战。

两地消费信心减弱,三线及以下城市充满潜力

在选择线上购买平台时,超过半数香港消费者更喜欢通过品牌官方网站进行购买;在内地,消费者首选天猫系平台,约60%消费者表示使用该平台购买过奢侈品。同时,品牌官网购物比例也明显上升,使用人群达到48%。京东则位列第三。随着中国消费升级,特别是消费者消费态度的成熟,奢侈品电商成为行业未来寄予厚望的增长点。各大电商平台也在大力拓展奢侈品行业的业务,天猫奢品频道已有超过150个奢侈品品牌以官方旗舰店身份入驻。除了和领先电商合作,奢侈品因其稀有性和高端感的特性,越来越多的品牌也通过官方网站、微信小程序等开展自营的电商业务。

通过多次流调,胡雪姣发现,流调工作的意义不仅在于溯源追踪,“安抚、疏导患者情绪也是流调工作的价值。”遇到症状轻微、但焦虑的患者,胡雪姣会告诉对方:“您的症状已经在好转了,这是一个自己与病毒抗争的过程,您已经赢了一大半了。”遇到病情较重的患者,她会说:“您要相信医生,现在大家都在支援武汉,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被治愈。”

流调是一项繁琐而费时的工作。流调员必须依据《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个案调查表》,与患者面对面交流,详细询问对方几十个问题,这需要患者的积极配合。起初,碰到不愿意配合的患者,赵思琪不知道怎么处理,只能等在一旁,或者先去调查其他患者。现在,有些患者因为身体不适等原因不配合调查,她会先让患者宣泄情绪,“帮助他们缓解心理、生理上的不适”,接着再告诉他们,做调查是为了尽可能控制疫情,保护他们家人的安全。她还说,流调不能按照问卷机械式地提问,而是要转化成“人话”,比如询问发病日期,用“您什么时候开始不舒服的”的问法,能让患者听起来舒适一些。

罗德传播集团高级副总裁、大中华区奢侈品业务董事总经理高明表示:“过去的2019年,如我们去年的报告预测,是相对乐观的一年。线上购物和本地消费成为中国奢侈品市场重要的增长点。此外,经过十余年的发展,中国奢侈品市场从一、二线城市逐步下沉,三线及以下城市的消费表现亮眼,具有非常强劲的购买力。《2020中国奢华品报告》对于不同城市等级消费者的消费行为与信息渠道进行分析,希望帮助品牌更好地制定中国市场战略。”

在提到购买奢侈品的原因时,两地消费者均将“提升生活品质”放在了第一位。这也是自2009年《中国奢华品报告》调研启动以来,中国内地消费者首次将“提升生活品质”放在了第一位。经过十余年中国高端消费品市场发展,中国内地消费观念从最初的外向型的炫耀性消费,过渡到彰显个人品味,到更加内向型的‘提升生活品质’,中国内地消费者更加自信,正在形成愈发成熟的消费观念。

“试剂盒刚刚下放的时候,确诊患者骤增、报送信息量增大。”胡雪姣回忆,那段时间,每天都有一大堆资料等着录入,“有一次加班到凌晨3点。”最近这一个多月,她掌握了录入资料最高效的方法。在未接触到后续分析工作前,她偶尔能觉察到某些患者间的联系,发现患者流行病史的相关性。

2019年杰出表现品牌

数据显示,与香港地区相比,中国内地消费者更看重KOL和明星的宣传推荐,近八成受访者认为,明星和KOL的影响力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三线及以下城市最为突出。KOL和明星推荐的高档服饰和珠宝对香港消费者影响最大,而中国内地消费者受影响较大的前三类产品为高档服饰、美容化妆品和珠宝。

26岁的赵思琪是武汉市疾控中心的一名新人,刚学会正确穿隔离服不久,就被抽调加入了流行病调查队,开始跟着团队一起去武汉市的定点医院对病人开展流行病学调查。虽然是新兵,但她清楚“流调是控制疫情的关键”,通过调查病例的发病和就诊情况、临床特征、危险因素和暴露史等流行病学相关信息,还原患者的生活轨迹,“揪”出确诊患者背后需要隔离观察的人,才有可能控制新冠肺炎的蔓延和传播。

在过去一年中,中国内地消费者在奢侈品上年均花费近330,400元,香港约为167,400港币。值得关注的是三线及以下城市的年度花费约393,900元,高于一线城市的344,100元与二线城市的275,000元。低线城市具有强大的购买力,也是未来中国奢侈品市场发展的机遇与增长引擎。

严密的防护装备给她的工作带来了“不便”。戴着眼镜的赵思琪,再戴上护目镜和口罩,眼镜会不停地起雾,“我只能努力看,尽量看清写了什么。”她说,戴上两层手套,写字也很费劲,但也只能用纸笔记录,因为一旦进入隔离病房,所有物品都会受到污染、严禁带出。为了安全,流调员会把记录下的内容贴在玻璃上,再由外面的同事用手机拍下来。

品牌官方网站作用突显,传统媒体广告效应犹在

调查发现,首次购买奢侈品的两地消费者均呈现越来越年轻的态势,21岁至25岁的Z世代第一次购买奢侈品的平均年龄不到20岁,比千禧一代早2~3年。同时,香港消费者比中国内地消费者更早购买奢侈品,9%的受访者未及18岁便拥有了人生第一件奢侈品。

精确市场研究中心执行董事Simon Tye建议:“随着中国政府在近两年降低多品类奢侈品关税,境内外价差不断缩小,以及品牌通过更专业的销售服务和更人性的售后保养服务等,中国内地的本地消费不断上升。未来,提供满足中国文化与市场的产品,以及更直接的会员服务,例如定制化的产品等,将是扩大本地消费的新机遇。”

与去年的数据相比,香港消费者更放心在线上购物,多数品类的数据均有小幅增长;中国内地消费者总体比香港消费者更放心在网上购物。但是中国内地消费者对腕表和珠宝产品网上购物的放心度较去年有所下降。

同时,调查结果显示,过去一年,中国内地消费者购买中国设计品牌的占比平均为35%,并有56%的受访者对中国设计品牌持有良好期望,会在未来十二个月中有更多的消费。近年来,国内独立设计师及高端品牌与国际舞台的不断接轨,越来越多极具个性的中国设计品牌正在被市场和消费者所接纳。

1992年出生的胡雪姣被分配到资料整理组,负责将流调人员带回的纸质版信息录入电脑。她介绍,需要录入的内容包括流行病学史、发病日期、就诊经过、临床表现、实验室检测结果、病原学检测结果、CT结果、核酸检测结果等信息。这些信息可以为找出传染源、从源头控制疫情提供基础性依据,也是科学防控疫情的决策依据之一。

明星及KOL影响力:服饰、化妆品和珠宝最带货,消费者对商业化合作接受度高

奢侈品购买首选本地,日本超越香港成为内地消费者首选旅游目的地

在影响购物决策方面,朋友口碑、平面广告和电视广告是香港地区影响购物决策的三大关键信息渠道;而在中国内地,消费者购物决策受社交媒体广告和电视广告的影响更大,朋友口碑与平面广告并列第三。

珠宝行业:香奈儿、卡地亚、蒂芙尼、古驰、迪奥的知名度在香港位居前五;在内地,香奈儿、卡地亚、迪奥、古驰、蒂芙尼和宝格丽位居前列。在过去十二个月中,卡地亚,香奈儿、蒂芙尼成为两地消费者最多购买的珠宝品牌,迪奥和宝格丽在中国内地亦获青睐。

此次报告继续盘点在2019年各品类表现杰出的奢侈品牌,从知名度和消费者实际购买两个维度进行评估。

2月3日,因为一线流调员紧缺,胡雪姣被抽调加入流调队。第一次接触流调,听着患者艰难地喘息声,她觉得很难受。当天流调结束后,流调组的老队员发现她情绪不对,询问她发生了什么。“眼看着病人那么痛苦,却帮不上忙。”老队员开导她说,“我们虽然不能救治患者,但是可以在做流调的时候,和患者们聊天,安慰他们,给他们加油鼓劲。”

在获取奢侈品信息方面,品牌官方网站成为两地消费者了解查询的首要渠道,使用人群接近半数。在品牌运营的众多社交媒体平台中,品牌官方Facebook 最为香港消费者所关注,占比62%,而中国内地消费者则首选品牌官方微博,使用人群占比45%,其次是品牌官方微信账号,占比32%。

服装:香奈儿、古驰、路易威登、爱马仕、迪奥的知名度并驾齐驱,两地排名均在前五位。香奈儿亦是两地消费者购买最多的品牌。此外,香港消费者还喜欢购买古驰、博柏利、迪奥和路易威登,中国内地则是迪奥、古驰、阿玛尼、爱马仕。

本次报告新加入了消费者在中国境内购买奢侈品的调查。结果显示,香港消费者本地购买奢侈品的花费比例超过四成,而中国内地消费者的花费比例则大约在三成。64%的内地受访者过去十二个月中在中国内地购买过奢侈品。以单个国家及地区而言,内地消费者奢侈品购买地排名中,位列前三的分别是中国内地、香港和日本。香港地区则是香港、日本和欧洲。

高端服饰和珠宝成为2019年最获青睐的奢侈品购买品类。在过去十二个月中,超过6成的香港受访者购买过高端服饰和珠宝,中国内地消费者更是高达7成以上。相比中国内地,香港消费者更注重体验式消费——在高档餐厅用餐的人数占比56%,远高于中国内地的35%;55%的香港消费者参与高端旅游行程,略高于中国内地的48%。

多数消费者表示,当明知品牌赞助明星及KOL推荐产品时,也不会降低购买意愿。仅有9%的香港消费者和4%内地消费者在知道品牌赞助了KOL后会降低对KOL所推荐产品的购买意愿,而对于明星,会降低购买意愿的消费者占比分别为香港4%和内地1%。

奢侈品购买继续年轻化,消费观念愈加成熟

皇马也对20岁的萨利苏感兴趣,但他的经纪人是马塔的父亲,因此曼联可谓近水楼台。马塔父亲说:“事实是,我认为可能到了他转会的合适时机了,因为很多俱乐部都表现了兴趣,他配得上这个。”

奢侈品品牌发力电商,天猫系平台引领内地奢侈品线上消费

回忆第一次流调,赵思琪说,虽然演练过很多次,但还是担心“掉链子”。她记得:“在车上的时候,我还一直和其他队员讨论注意事项。”进入隔离病房前,要戴口罩、帽子、护目镜、穿脚套、隔离服、防护服。

在生活中,胡雪姣是个心思细腻的女孩。为了不让父母担忧,就算工作再辛苦危险,她都不愿意与父母多言。提起母亲,胡雪姣的声音哽咽了:“我骗妈妈说我每天都只是在疾控中心上班,我不想让她担心。”谈及快速成长这个话题,她说:“谁也不想成长得这么快,但是在责任和压力下,哪怕再苦再累,我们只能逼自己坚持。”

腕表行业:劳力士、卡地亚、欧米茄在香港消费者中知名度最高,其中劳力士在2019年的购买名单中一枝独秀,遥遥领先。在内地,消费者更青睐劳力士、卡地亚、欧米茄和浪琴,知名度和购买量均位列前四。

包袋及皮具:爱马仕、香奈儿、路易威登、古驰和迪奥,五大品牌雄踞两地知名度排行。在消费者购买方面,香港消费者最青睐购买香奈儿、古驰和迪奥,中国内地消费者则更多选择香奈儿、爱马仕和路易威登。

美容及化妝品:香奈儿、资生堂、SKII,知名度在香港位列前三;内地消费者则最认可香奈儿、雅诗兰黛、迪奥、兰蔻和资深堂。过去一年,香港消费者购买前三位的是资生堂、香奈儿、SKII,内地则是雅诗兰黛、兰蔻和香奈儿。